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博酷网

博酷网 首页 精选文章 小说 查看内容

被诅咒的青春

2021 8.12 21:51| 发布者: 黑山老妖| 查看: 92| 评论: 0|原作者: 至尊宝

摘要:   记得一个笑话:一个人在船上突然遇到风暴,他意识到这是上帝的惩罚,于是跪下祈祷,希望上帝看在其他无辜的人份上,不要让船翻了。上帝说,他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凑够这一船坏人。   我不知道我们五个是不是上帝 ...

  记得一个笑话:一个人在船上突然遇到风暴,他意识到这是上帝的惩罚,于是跪下祈祷,希望上帝看在其他无辜的人份上,不要让船翻了。上帝说,他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凑够这一船坏人。   我不知道我们五个是不是上帝努力凑在一起的人。我们渺小如尘埃,却总是进入别人的眼睛,这虽说不上罪恶滔天,但足于让人咬牙切齿。不过值得所有人庆幸的是,上帝决定灭了我们。   我们的名字都是父母给的,但却成了恶人的代名词。其实我们都不在乎对父母造成的伤害,我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感觉,所以在死之前我们的名字就已经见了鬼了。   张三、李四、王五、赵六、陈七就是我们。   我叫李四,今年二十八岁。此时此刻我们正在全市最高档的洗浴中心的楼顶上喝酒,那个喝的见谁都叫妈的就是我,我只有一瓶的啤酒的量,但是和他们在一起,总要灌我三五瓶。   那个戴着眼镜,像个文化人的是张三,今年二十五岁。他的学历是我们当中最高的,不过却是不折不扣的斯文败类。我认识他之后,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总有一天,我要杀了我爹。”每次说完之后还会给他爹打电话,在电话里骂老杂种。   张三对他爹的恨是从多年前开始的。那一年张三考上了名牌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兴奋地去找他爹要电脑,那是他爹承诺过的。谁知道他爹一把夺过录取通知书撕了个稀巴烂,他当时都懵了,对他爹喊道:“你疯了?”他爹却扇了他两把掌,并让他滚出这个家,又吼道:“养个闺女还能出去卖,养小子只知道要钱。”他当时赌气去了同学家里,但当天晚上就接到他娘被车撞死的消息。发送了他娘后,他才听人们说他爹炒股赔了欠了几十万的外债,他娘死是为了能讹点钱让他去上大学。但事与愿违,他娘撞的是一个没有任何手续的黑车,而车主也是个没钱的主,一分钱没赔,只被逮了起来坐了牢。   我和张三是最先认识的。张三在他娘死了之后便到建筑队做起了小工,因为那时不到二十岁,而且没干过体力活,干活确实差劲儿了点儿,总被大工们骂。我那时在建筑队做项目经理,因为比他大三岁,他总叫我哥。一天一个大工骂他骂得有点儿难听了,我去说了那个大工两句。结果大工骂我:“你算个鸡巴毛,不要以为做个项目经理就高了,老子们要是不捧你,你狗屁都不是。”这话他们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不过没骂我,但今天他骂的太难听了,我回道:“我为什么能做项目经理?你们晚上不愿意干活,几车垃圾我一个人装。第二天早晨就要浇筑水泥,你们想睡觉,我一个人绑钢筋笼,老板是看我能吃苦肯学习,才给我这个项目负责。”那大工道:“少在这里装样,你就是靠舔屁股舔上去的。”我说:“一个刚大学毕业的人来做项目经理,你们毕恭毕敬的就差叫爹了,只因为我文化低和你们一块儿干过活,现在做了项目经理你们就咬牙切齿,见不得别人好,这他妈的就是犯贱。”   最终我和那个大工动了手,我刚二十二岁,而他四十多岁正当年,我根本打不过他,挨了他几脚。张三可能觉得因为他我才挨打,心里过意不去,当天晚上就要请我吃饭,吃过饭又问我想不想潇洒一次。我想,非常想,因为不舍得花钱,所以从来没有潇洒过,于是我们两个去了洗浴中心。   完事后,张三便决定不在工地干了,要到洗浴中心干。他说:“在工地虽然挣的多,但连个母狗都看不见,在洗浴中心虽然不能天天搂着女人,但闻闻小姐们换个来的卫生巾也比闻着大老爷们儿的臭脚丫子好。”老板曾跟我说好,好好干,将来到公司做个经理。但现在我十分赞同他张三的高见,女人比梦想有意思,我们决定干到领了工资就去闻小姐的卫生巾。后来我们才知道,要闻小姐的卫生巾并不容易,因为到那几天小姐们都会请假。   也就是那时候,我们认识了赵六和王五。我们在一个比较高档的洗浴中心做了服务生,里面有俄罗斯小姐,有非洲小姐,一晚上的价格就顶做服务生两个月的工资。最夸张的是赵六,如果在过去的青楼,她就是头牌。那时的赵六二十四岁,长得非常漂亮,比迪丽热巴还要美。美是她可以随意要价的资本,俄罗斯小姐一晚上从几百到三四千不等,她长口就是一万,但总有许多男人甚至女人愿意花这个钱。   这个世界有多疯狂,这之前我根本想像不到。听别的服务生说,有一个女人要赵六陪一晚上,赵六拒绝了,说从来不陪女人,结果那女人直接出价十万。   我们和赵六成为朋友是因为一件现在想来都害怕的事。一天晚上,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找赵六,这个女人是局长妇人。这个洗浴中心的后台强大到凭市局根本动不了,但对于局长夫人还是要给面子的,赵六不得不见。谁知局长妇人见了赵六直接掏出枪指着她破口大骂,越骂越激动,大致意思是局长会因为她毁了前程。谁都说不清局长夫人会不会突然开枪,保安都不敢上前。我那时离局长夫人最近,突然想到了电影中夺枪的情节,脑子一抽就上去抢局长夫人的枪。当然我没有李连杰的技巧,也没有成龙的本事,就是硬抢。幸好局长夫人不知道怎么握枪,一下子就被夺了过来,张三上去就把局长夫人按在了地上。因为没出什么事故,而且闹事的又是局长夫人,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王五是退伍兵,那时是二十六岁,在洗浴中心做保安队长,事后非要拽着我和张三去喝酒,但赵六说她请。我们去的酒店绝对是王五去不起的,四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都是我和张三没听说过的,连王五也瞪大了眼。我们以为赵六会说一番感谢的话,没想到她张口就说:“我会把局长搞下来,连老婆都看不住的人凭什么守护一个城市的治安。”我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但没隔几个月局长被调查了。   那天晚上除了赵六我们都喝多了,事后王五也佩服赵六的酒量,他一斤白酒的量竟然没能喝住一个小丫头。第二天赵六跟我们说她把我们全上了,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从这以后我们知道了她有多么“豪放”。有一次他调侃我和张三说:“听说你们两个是想闻女人卫生巾才做了服务生。”接着就从裤子里掏出一片扔桌子上,笑着说道:“你们有福了,你们的姨妈正好来看姐了,闻吧。”说归说,看着上面一片红就已经很反胃了,谁会想去闻。我和张三坐在那里,只有尴尬的笑着,谁知道赵六拿起卫生巾就往我脸上贴,我没能躲开。赵六大笑,说道:“贴你脸上的不是卫生巾,是十万块钱,你们应该听说过一个女人花十万让姐陪一晚,她就是想要姐的卫生巾。”   关于赵六的过去,她从不提起,我们也一无所知。知道的只是她豪放、有钱,据她说她的存款上了八位数,这点儿我们深信不疑。曾有一个老板说带她去看一台价值七十万的宝马,被她直接拒绝了,因为她已经有了两台价值二百万的宝时捷。   王五现在已经三十二岁了,还是单身,他的酒量也能和赵六硬拼了,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喝到一定程度就不再喝了。他喜欢极限运动,经常说一句自认为很有哲理的话“人不能相信朋友,不能相信安全带,只能相信清醒的头脑以及有力的胳膊。”因为他见过了太多的事故,安全带救不了人,朋友也救不了人。王五的胳膊也很有力,做俯卧撑可以做两千多个,打架也是从来不含糊,打我这样的怎么也能打三五个。   第一次见王五打架是在一个酒吧里,也是那时我们认识了陈七。那天晚上赵六请我们到酒吧玩,陈七就在那个洒吧做歌手,我们注意到她时,她正被几个混混逼迫喝酒。赵六看不过去就去帮她解围,不过说添乱可能更好一点儿。她走过去直接对几个混混儿说:“放过她。”敢在酒吧闹事的人也都是有靠山的,混混儿也很硬气地问赵六:“你是谁?最好别管闲事。”赵六二话没说,桌子上拿起一个酒瓶就砸在了那混混头上,那混混儿摸了摸头大骂:“你他妈的疯了。”伸手就要打赵六,王五过去从后面抓住他衣领猛的一拽,就把他放在倒在地上。这些混混儿也是狠角色,伸手就掀桌子抡凳子。看这架式我和张三是帮不上忙的,赵六也拽着陈七躲到吧台后面,王五一人面对着几个混混丝毫不怯,也提起一个凳子抡了起来,后来酒吧老板出来才平息这件事。   陈七是一个富二代,那一年十九岁,父母的掌上明珠。她和林俊杰有一样的命运,不好好唱歌就要回家继承家业。她家是搞地产的,有多有钱,她都不知道,外面流传的是至少三百亿资产。我们知道的是从她上初中开始,不论花不花钱她爸爸每个月都会给她往卡里打一百万,而她一直是个乖乖女,不乱花钱,现在她的存款至少在七千万。   王五并不喜欢陈七,他把娶不上媳妇的原因归罪于陈七的父亲。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退伍不久,国家给了十多万的补贴,加上父母存的十多万,他本可以在市里买一套不算太差的房子,但他想再攒两年钱,要买就买的个大的,将来接父母一起住。谁知房价一年一个样,两三年时间原本三十万的房子涨到了七八十万,买不了房子就娶不到媳妇,他认为这都是无良地产商的原因。   随着父母的老去,他感觉越来越愧对父母。他想要娶媳妇只能挣大钱,于是拿了存款开了公司开发软件,但他什么都不懂被几个程序员合伙骗了。他想死,爬上楼顶后看到有人在直播做极限运动,感觉很刺激,于是他也手攀女儿墙,将身体悬挂在外面做起了引体向上。他没有感觉到恐惧,而是感觉到了挑战死亡的快感,从那以后他便迷上了极限运动。极限运动是有钱人玩的,随便一套护具就过万。王五没钱就开始借钱,借我的,借张三的,借赵六的,我们知道他会越陷越深,现在已经不再借给他钱,他也不再和我们借,但他依然没有放弃极限运动。只是这两年他再不敢回家,也不敢往回打个电话,因为家里每天都有人上门讨债。   王五已经喝到一定程度了,说什么都不再喝了。而张三早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了地上,他喝了也有十来瓶。赵六站在桌子上举着啤酒瓶骂我们草包,陈七一口没喝,依然是一个乖乖女。因为我喝多少吐多少,所以虽然难受,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看着赵六站在桌子上,感觉她就像一个醉酒的仙子,她不该干这一行的。于是问她:“赵姐,你钱也存够了,为啥还要干这个?”   赵六喊道:“我在等待一个男人赎我,我知道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王五大笑,说道:“上帝出现在你生命里的那一刻就是带走你的那一刻。”我或者已经不清醒了,对赵六说:“赵姐,我喜欢你,我喜欢闻你的卫生巾。”赵六喊道:“闻一次十万,你能闻几次?死了心吧,姐要等的人有亿家身家,帅气无比。”陈七笑着说::“你们好下流。”王五酸不拉叽的说道:“是啊,那能比得上你们上流人士。”陈七道:“上流人士的屁都是香的,你要不要吃一个。”我们和陈七已经认识两年了,王五对陈七也早已没有别的看法了,只是两个人都习惯了互损对方。赵六跟着起哄:“小七给老王放一个屁吃,我替他出钱。”一个三十二的爷们儿和一个二十一岁的小丫头吵架也很好玩,平时我们都会起哄。   我们疯了一样笑着。   写到这里我一直不曾提我的现在,我不敢提,因为我是几个人当中最龌龊的一个。我和王五一样,光棍一条还欠了一屁股债,虽然没有王五欠的多,但现在也没脸回家见父母。前些年家里曾给我介绍过几个对象,结果都嫌我市里没房子。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买得起房子,所以对娶媳妇也死心了,但是我有性欲。想女人而得不到女人会变态,我已经变态了。每次想到赵六往我脸上贴卫生巾,我就感觉兴奋,所以刚才对赵六说的话是出自内心的。   我和张三、王五、赵六都是坏人,但陈七不是。我们也曾有过托陈七的福,上帝让我们还活着的想法。但是很快一切都改变了,上帝要灭一船人不会去凑一船坏人,而是将船上的好人变成坏人。   陈七变坏了,就在第二天。一觉醒来,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报道一件事,某地产商非法集资,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亿,已被公安机关控制。这个地产商就是陈七的爸爸,他爸爸破产了。   陈七早就知道这件事,这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因为牵扯的人太多,不仅仅是市里领导,还有省里领导,所以有一些人需要一些时间把一些事都捋顺了才敢报道出来。   陈七还是没能承受住,他父亲曾告诉他没事,她相信了,但她不知道若她爸爸没事必然会有别的人有事,所以她爸爸必须有事。   陈七哭着对赵六说:“姐,我难受。”赵六带着她去了夜总会。陈七明知道是冰毒,但她没有任何抗拒,那一夜她玩的很嗨。   第二天晚上赵六有客人,陈七缠着王五带她到夜总会。大约凌晨一点左右,我接到王五电话,说他们被夜总会的人控制了。这事我是肯定解决不了的,只有赵六能。赵六对他的客人说了句今晚免费就走了。   王五和陈七坐在沙发上,有几个年轻保安看着他们。赵六问:“怎么回事?”一个保安说:“陈七逼迫这里的服务生吸毒。”赵六问:“然后呢?”保安说:“我们经理知道她是你带来的人,所以也没有为难她。”赵六看王五鼻青脸肿的,就问道:“他怎么回事?”保安说:“与服务生发生了冲突。”赵六冷冷地说:“把服务生叫来。”保安犹豫了一下,赵六甩手就从他脸上扇了一巴掌,骂道:“我说的话你们经理都不敢犹豫一下,去把人叫来。”   不一会,进来了五六个服务生。赵六又对保安说:“冰壶拿来。”保安拿出冰壶递给赵六,赵六放在桌子上对几个服务生说:“要么吸,要么给我妹子磕头认错。”   夜总会的经理喜欢赵六,他本想通知赵六来领人,让赵六知道全是看她的面子才会轻易放过王五和陈七。但他主意打错了,赵六能把局长扳倒就能让这个夜总会关门,绝对不会对一个小小的经理说好话。   几个服务生站着没动。保安看赵六脸色越来越难看,朝几个服务生喝道:“还愣着干嘛?”服务生们见过太多吸毒的人,知道毒品是他们碰不起的,于是一个个跪下给陈七磕头认错。   出了夜总会,赵六对陈七说:“以后收敛着点儿,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就算杀人放火我都能摆平,可是别忘了人外有人,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也帮不了你。”陈七却满不在乎的说:“我有七八千万,我才不怕谁,赶明儿我也开个夜总会,让所有服务生都吸毒,这么快乐的事情要大家一起分享。”   冰毒的作用过去之后,陈七还是会难过。张三对陈七打电话说:“出去散散心吧。”陈七说:“我想玩女人,你带我去。”   两个人去了一个小型的洗浴中心,因为时间还早,他们是第一个客人。陈七进去对着吧台的收银员说:“今天我把这里包了,把所有的小姐都给我叫出来。”立马有服务生过来对陈七说:“我们不接待女人。”陈七直接从包里掏出五万现金扔吧台上,说道:“我有钱,我就要包这里。”   这种小型的洗浴中心最多不过十来个小姐,一天来客人超不过三十个,营业额也一万左右。面对五万块钱,服务生做不了主了,给经理打了电话,经理的意思事有钱为什么不挣,又叫服务生锁了大门,关闭电梯。   十来个小姐站成了一排,陈七对张三说:“最漂亮的给我留下,其他都是你的。”张三激动的差点儿哭出来,对陈七说:“妈,你就是我亲妈,比亲妈还亲的亲妈。”此刻他肯定忘了他亲妈为了给他讹一笔上大学的钱而死的事。   张三给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唾沫横飞,说他如何英勇,大战十个妙龄女郎,似乎上前线杀了十个敌人一样。我很好奇陈七和那小姐做了什么,没人的时候悄悄地问过她,没想到她丝毫不避讳,说道:“没看过黄色录相吗?她给我舔,舔了一晚上,我多给了她五千块钱小费。”我心里有点儿痒痒,便说:“什么时候也带我去一次。”陈七说:“今晚就可以。”   后来张三问我做了些什么事时,我只跟他说:“给她们舔,舔了一晚上。”张三大笑,骂我:“变态。”我也大笑。张三又问我:“你多久没给家里打过电话了?”我说:“不知道,可能三个月,可能五个月。我妈病了,我不敢往回打电话,我怕他们让我回家。”张三又骂我:“你个不孝的东西。”我回他:“你孝你为什么不回家看看?”张三还是那句话:“看那老杂种?我迟早会杀了他。”   突然有一天赵六对我和张三、王五说:“你们都老大不小,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要为父母想想,要为自己的将来想想。”王五说:“我们想过啊,可是又能怎么样?我们没有再创业的资本了,只能这么浑浑噩噩地打工还账。”   是的,这些年我们想过很多方式来改变,开过网店,但不懂经营赔了。开过电焊门市却揽不到活,撑不下去了。卖过煎饼,结果车子被城管推走了。我们只能打工,这是最保险的。   赵六说:“我不能再养你们了,我给你们二十万,你们去创一番事业。”她曾说过有一天恋爱了就打发了我们,她要把所有的时间都给将来的爱人。   赵六恋爱了。她往我银行卡里打了二十万后,就再不联系我们了。王五说他不想创业,他要继续他的极限运动,也一分钱没跟我们分。我也不想创业,太累了,想着跟张三平分了这点钱,有了十万块钱,我可以还清债务,甚至可以把家里的房子装修一番。于是跟张三说:“连赵姐都能恋爱,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这么混下去?但是我也不想创业,我只想陪在父母身边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张三也不想创业了,他迷上了写小说,有这十万块钱他可以四五年不用出门,就呆在屋里写小说,一定能成为大作家。   当我们决定收心时,上帝却收网了。张三虽然恨他爹,但毕竟血浓于水,几年过去恨早就没了。他想给他爹两万块钱,然后租个屋子安安静静地写小说。他买了几瓶好酒回家了,他以为他爹看到他会哭,因为他现在想哭。   张三刚进家门,便看见几个人在打他爹,毫无疑问,是上门讨债的,因为他爹欠的钱一辈子都还清。没有哪个做儿子的会眼睁睁地看着亲爹被打,张三拎起一个木棍就朝讨债就去,但这些讨债吃的就是打人的饭,凭张三如何打得过他们,结果张三住院了。   我和王五还有陈七到医院的时候他正在急救室,他爹在外面捶胸顿足,时不时从自己脸上扇两巴掌。   张三死了。陈七帮张三的爹还上债务,她恨自己,如果早一点儿帮着还上,张三也不用死。但这不是她的错。前一段时间她说爸爸欠的债她还不清,可以帮张三和我还上。张三说,如果还上了他爹还会接着炒股,那就是个无底洞。而我有手有脚,怎么好意思要陈七的钱。   陈七对我说:“张三死了,赵姐抛弃我们了,王五一天难见人影,我只有你了,陪着我好吗?”她只有我,我又何尝不是只有她。她又对我说:“你喜欢找小姐,我天天带你去。”   我陪她吸毒,她带我找小姐,七千万够我们挥霍几十年。后来的一天赵六给她打电话了,让她不要再这么下去了,钱再多终有尽,以后怎么办?毕竟几十年不是一生,我们老了,钱也没了,那时候该怎么办?陈七告诉我不用担心,她有三个七千万,这一辈子怎么都花不清,她担心的是人死了钱还在。我曾劝她做点有意义的事,算是为父母赎罪。她说:“我不欠谁的。爸爸和妈妈骗了他们的钱是不对,可他们失去的仅仅是钱,我失去的是爸爸妈妈,你懂吗?我恨那些人,是他们想不劳而获,才被骗了钱。”我不懂她这逻辑有没有道理,我只知道她很难过,她想见父母一面都见不到。   再见王五时是派出所里打电话叫我们去的,王五偷摩托车被逮住了。我们才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在偷,只是凭着好身手没有被逮住过。他这次栽了是因为偷的同样是一个退伍军人,同样玩极限运动的人的摩托,那摩托一辆就十几万,他不小心触动了警报,那个退伍军人身手更好,胳膊更有力,一番搏斗之后将他擒住了。   同样是退伍军人,又有同样的爱好,那个退伍军人不想深究了,但派出所要深究,在陈七交了三万块钱后才把王五放走。陈七怕王五继续下去,给了王五二十万,让他去还清欠的债。   我们欠赵六和陈七的永远还不清,当然她们也不需要我们还,她们只要我们好。   最近赵六开始频繁地与陈七联系,我感觉有点儿不对,几次追问下陈七终于说出了实情,赵六和她借钱,说是男朋友干工程需要垫资,她已给借给了赵六四百万了。什么样的工程需要垫资上千万?至少要几个亿的工程,而能包下这么大工程的人不会差这一千多万的。直觉告诉我,赵六被骗了,我们必须要与赵六谈谈。   赵六再次打电话时,我们约好在酒吧见面。赵六开着宝马,她把宝时捷卖了。要了酒,我便开门见山的问赵六:“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赵六满脸幸福地说道:“他是一个将军的儿子,因为不想依靠他爸爸的势力,独自出来干事业,现在包工程干。”这话很矛盾,如果独自出来打拼,肯定没实力包下几个亿的工程,而且做为一个将军绝不可能插手商业方面事,这是自毁前程。我将我的想法说给赵六,但她根本不信,她说:“他很能干,这个工程干下来能挣几千万,我以后是名正言顺的富婆了。”陈七说:“你想当富婆我们回到从前,我可以让你变成富婆,你想找多少男的都行,但我不能再借给你钱了。”赵六生气了,说道:“陈七,你不要忘恩负义,当初我是怎么对你的。”从知道陈七的名字后,赵六一直叫她小七,从来没有连名带姓的叫过。陈七很难过,她说:“如果是你需要,我可以把两亿都给你,但是能满足你的男朋友吗?”我也说:“你想想你的男朋友第一次跟你借钱借多少?”赵六想了想说:“第一次他说要给工人开工资,借了一百万。后来又说买材料需要二百万,这半年又以各种理由借走了我所有的钱。”我真想扇赵六两巴掌,跳起来骂道:“你个傻逼,有屁股没大脑的娘们儿,一个连一百万工资都开不出来的人,凭什么包下几个亿的工程?他包的是几个亿的精子工程。”陈七说:“你回去告诉他没有借到钱,如果过两个月他还是一如即往对你好,我可以借给你钱,哪怕只是为你买幸福。”   隔了三日,赵六打电话给陈七,她哭的很伤心,对陈七说了很多话。那个男人骗了她,连他们住的别墅都是那男人租来的。她说她太渴望爱情,所以辨不清真假。她活过三十多年,和我们在一起是开心是快乐,但不是幸福,是这个男人给的他幸福。她还说起了她的过去,她从生下来就不被待见,因为他爹想要的是儿子。她十六岁就出门打工了,她爹让她给弟弟挣彩礼钱,顺便给自己挣嫁妆。十六岁的女孩儿几乎都有一个明星梦,她也不例外,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自称星探的找到了她,说可能介绍到周星驰公司拍电影,一年就能挣几千万。她信了,她那时也隐约听说过要陪星探上床才有机会,当星探脱她衣服时她没有反抗,但第二天一早醒来,星探早已不见了。这件事传到了村里,这让她爹感觉抬不起头,在电话里骂她怎么不去做小姐。于是她做了小姐了,更是凭着年龄的优势与甜美的长相,让多少政界商界的大人物拜倒在她裙下。我们刚认识她那儿正是她最辉煌的时候,纵是省领导都要让她三分。但是她知道那些人只是迷恋她的美貌,而不是真正的爱她,而她的美貌不会永存。   她渴望一次爱情。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在一个上流人士的QQ群里结识了现在的男朋友,那男的很温柔,而且长得很帅。她告诉那男的说自己是干小姐的,那男的并不嫌弃,说你干小姐的时候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那是你的生活。今后你有了我,你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了,而我的生活不允许别的男人插足,所以你只能属于我。这几句话霸道而甜密,她认为这就是爱情,于是陷了进去。   赵六跟陈七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就算她是骗我的,但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幸福,我决定原谅他,原谅这个世界。”陈七有种不祥预感,电话里大叫:“姐,不要做傻事,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赵六需要的不是钱了,她有过钱。虽然她现在三十多了,但只要想,一年就可以让存款恢复到八位数,很多人愿意给她这个钱买平安。赵六需要的是解脱,而她也解脱了。   我们赶到医院时,法医没让我们见赵六,她已经摔得血肉模糊,缝都缝不到一起了。陈七在医院门口号啕大哭,她认为这都是她的错,如果她继续借给赵六钱,赵六不会出事。   上帝的网越收越紧,紧到不让我们喘气。当天下午陈七接到监狱的通知,她的父母将要被执行死刑,要她明天去见最后一面。那天晚上她对我说:“陪我再去玩最后一次。”我知道她承受不了打击,想着不要让她再想此事,于是问她:“你还记得你的梦想吗?你梦想做一个歌星,你一定能成功。”她说:“成功是给父母看的,是给周围的人看的。父母没了,朋友没了,谁还在意我是否成功?你会在意邓紫棋的成功吗?”我喜欢邓紫棋的歌,但我真不在乎她是否成功。她成功了,我喜欢的是邓紫棋的歌,她没成功,我喜欢的也许是邓红棋邓黑棋的歌。   我把夜总会、酒吧、洗浴中心这类的圈子称为色情圈,因为这些地方处处存在着明目张胆的色情交易,在这个城市我、赵六、陈七也是这个圈里的风云人物了。王五为了极限运动要一直保持精力充沛,所以他可以说不近女色,更不会吸毒。   那天晚上我和陈七都是被抬着出来的,陈七吸食了过量的毒品,陷入了深度昏迷。而我就有点儿丢人了,我被一个小姐坐在屁股下玩窒息游戏,结果时间有点儿久。   我只是暂时缺氧,而陈七是中毒。第二天两个大事件,登上了头条,一个是原首富被执行死刑,一个首富女儿中毒死亡。伴随着的还有李四玩闻女人屁股,差点儿送命。在这自媒体丛生的年代,消息传播起来比原子弹爆炸后的冲击波还要快。   不久后的一天,王五拿着一把尖刀跟我说他找到骗赵六的男的,是个鸭子,他和一个富婆联合骗赵六的钱,他说他要杀掉那鸭子。王五一直爱赵六,但他从来没对赵六说过,赵六又美又有钱,他感觉他配不上赵六。赵六死后他没有去送最后一程,是他怕自己崩溃。   我拦住他说:“如果杀人能救活赵六,我愿意杀光全世界人换回张三和陈七。别再折腾了,我们都不年轻了,回家陪父母好好过日子吧。”王五冷笑道:“回家?我一个贼,有什么脸回家?让人戳脊梁骨?你敢回家吗?你若听到有人在你背后说‘就那个家伙,差点儿死在女人屁股下面。’你会怎么想?”   我想死。我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跟王五说的。王五说:“你想死就死远点,你就是个变态,我看到你就烦。”我说:“我这里有陈七留下来的钱,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可以,放下刀回家吧。”王五道:“没有赵六,我要钱干什么?我只要那小子的命,你给让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我没有动,王五大声喊道:“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王五已经疯了。他并不是要杀那个鸭子,他只需要泄愤。前面说过,欠赵六与陈七的情,我们一辈子还不清,而她们就这么没了。   王五一刀子捅进了我的肚子,我后退两步靠在了门上,慢慢地坐了下去,没感觉到疼痛,只是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像极了我和小姐们玩的窒息游戏。   “李四!兄弟!”王五大声哭喊着:“你为什么不躲?你他妈的为什么不躲?”   我看到上帝向我走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舔狗下一篇:危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博酷网 ( 冀ICP备2021017622号-1 )

GMT+8, 2021 10.19 06:16 , Processed in 0.0892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