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博酷网

博酷网 首页 精选文章 随笔 查看内容

《挪威的森林》

2021 8.12 23:47| 发布者: 黑山老妖| 查看: 101| 评论: 0|原作者: 秋十三

摘要: “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死并非生的对之面,而作为生的部分存在。” 挪威的森林,一定很冷吧?一直认为是一个在大森林里发生的故事,而事实上确切来说它是一幅现实和内心相冲突的一条路。我在外 ...

  “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死并非生的对之面,而作为生的部分存在。”   挪威的森林,一定很冷吧?一直认为是一个在大森林里发生的故事,而事实上确切来说它是一幅现实和内心相冲突的一条路。我在外边,她在里边,森林里边的风寒令温度也降到无可忍受的孤寂。   死亡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联系。它将我们融在一起,或是责任,或是内心最痛苦的缺少的部分,而死却并不是一种痛苦,它是一种铭记,是过去,是回忆。   清冷的基调,在自我挣扎、空虚、恍然几种不同情绪交杂中——“不能同情你自己”——所有的路,其每一步都是由诸多选择造就的,这是一条没有逆行的道。不要把回忆过得比现实还要长。   过去的万事都会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我们身边。   命运,故有不测风云,但因果是绝大部的起源,回忆久了便是自我折磨。可要想走出来,又需要莫大的勇气,除了时间,还有自我的信念、情绪及认知。渡边会那样自然而然的喜欢上绿子,在炽热的明示暗示中,精神和行为似乎无法相融。自责的内疚,非理性的活动。   直到一个转折点——直子死了。   那种压迫、 压抑、压力从心里滋生,没办法抹去过去的存在。直子爱着月,超乎想象,从本源开始,从出生开始,甚至直到死亡,却在肉体上对他没有半分的渴求,仿佛精神超离肉体已无法受任何控制。犹如不相容的信仰碰撞摩擦,最后两败俱伤。   说起月,无法预料的自杀突如其来,死亡的神明将他带走,同时也带走了两个人的青春,剩下的只有关于死亡和救赎的迷团。那种生机被一同拉到死的一对边,在生的对面。   哀伤的青春,贯通了一个又一个死亡和逝去,余下跌入回忆的人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百年孤独》下一篇:完美甩锅法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博酷网 ( 冀ICP备2021017622号-1 )

GMT+8, 2021 10.19 06:24 , Processed in 0.0961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