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博酷网 返回首页

黑山老妖的个人空间

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日志

苍蝇先生

已有 204 次阅读2022 3.17 01:05 |个人分类:现代诗歌

(之一) 那个不大的日记本里 记录了你和苍蝇先生的点点滴滴 昨天先生给你做了什么菜 今天你和先生到哪儿玩去 先生喜欢翻看日记本 其间他会莫名的笑,莫名的哀 当翻到最后的空白时 先生会突然尖叫 日子就从那里断裂了 从此先生一个人过 上班时不用再和谁告别 关上门就可以走了 但是回家后,他总是习惯性的看看床上 有没有躺着等着他的爱人 或者满屋子转一圈 看看是不是会有谁突然从某个角落跳出来 将他吓一跳 然后 先生黯然地去做饭、吃饭、玩电脑 有时先生会傻傻地笑 有时会痴痴的哭 但先生安静多了 从此再没有人叫他苍蝇 (之二) 上班 吃饭 睡觉 从此,苍蝇先生的生活变得简单 先生的屋子不大 有用的没用的占了一大半的空间 有那么几十块圆而滑的鹅卵石 先生总舍不得扔 他说会有人在上面画画 有时候先生会站在窗前 看着窗台上的兰草,喃喃自语 镜子里的先生已经苍老 白发像坟头上没人打理的杂草 先生说他已没有精力再去爱一个女人 先生想买一个充气娃娃 把衣橱里的一些旧衣服穿娃娃身上 把她放在床上 就像不说话的时候的你 (之三) 苍蝇先生的悲伤就写在脸上 那是别人读不懂的诗句 先生喜欢在歌里找共鸣 那些伤情歌曲 先生一遍遍地听,一遍遍地跟着唱 直到唱出了泪,唱出了血 唱到嗓子再发不出声音 先生安静了 开始坐下来思考 一动不动 远远看去像一座坟 没人知道里面埋的是什么 有时,先生会突然拿出笔 快速地写着什么 先生说,他写的是爱情的 墓志铭 (之四) 已经有好几日没出太阳了 日子也因此潮湿,清冷 先生蜷缩在被子里 不远处舞台上锣鼓敲得比雷还响 苍蝇先生病了 大把大把的药往嘴里灌 窗台上的花似乎也病了 有些委靡不振 这让先生束手无措 先生从不掩饰自己的内心 他说人生如戏 却没有哪一部戏能唱出 自己的悲伤 (之五) 先生总是坐在窗前,望着夜空 他对窗台上的兰草说 心事就像夜空里的星星 一到晚上就涌了出来 比如父母,比如爱人 这些问题先生无法摆脱 又害怕面对 给父母打完电话 先生总会无声地流泪 父母的哀叹让他的世界颤栗 父母的苍老让他的生命疼痛 而爱人 那娇美的容貌让他的信仰迷惘 向左还是向右 这是活佛都难于回答的问题 月越明亮,先生越落寞 先生的才华足于令很多人羡慕 但他搜肠刮肚却找不出 能够安慰自己的词句 夜已深 先生依然喃喃低语 依然泪流满面 从他孤单的身影可以看出 他需要一个拥抱 (之六) 先生不停地哭 他想把心中的苦水全部流出来 先生深深地爱着一个女人 他为此疯狂,为此落俗 先生骂世俗,骂命运 还骂一些不可理喻的人 谁都不相信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出自先生之口 没有谁正视过先生的情感 有人说他的愤怒来自一场误会 可没有人说出为何会误会 先生不再解释,任朋友远去 有轻风吹过,桃花落了一地 这是风的调戏 更多的时候 先生宁愿凝视着窗外 也不愿走出屋子 与风为伍 (之七) 盲道上停放的各种车辆 就像横插一杠的背叛 绕行是唯一的选择 先生并没有失明 他看到了一切 走盲道,只是 试着让自己心盲 假装一切不在乎 这并不是先生的风格 先生心里疼 每绕过一辆车 他都会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名字 先生恨得咬牙切齿 似乎那个人就是这些无德车主 这个世界让先生恐惧 他抛弃了一个又一个的朋友 没有朋友就没有背叛 先生只留恋自己的小屋 与兰草为伴,与潮湿对话 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背后捅刀 (之八) 苍蝇先生想看到爱人时 就去翻看那些旧诗歌 很多的诗歌 先生曾经读过,但没能领悟其中滋味 一首一首的读着诗歌 先生泪流满面 原来那些燃烧着的字句 是爱人拆解的灵魂 她知道,这是一段难于说爱的爱情 所以她不说,她将情感 眼泪 呼吸 命运 疼痛 一切的一切融入诗歌,送给先生 她希望先生懂 先生终于懂了 他尖叫一声,像莫邪铸剑一样 义无反顾的跳入了她用文字燃起的烈火中 这一对苦命的人啊 终于在诗歌里永恒 从此不分彼此 她是先生,先生是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博酷网 ( 冀ICP备2021017622号-1 )

GMT+8, 2022 7.5 21:40 , Processed in 0.1197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