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博酷网 返回首页

黑山老妖的个人空间

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日志

不知道什么名字之龙吟剑

已有 38 次阅读2021 9.28 23:28 |个人分类:短篇小说

  人名龙啸云,剑名龙吟剑。   人是神话,剑是神器。   人无敌,只因手中有剑。剑无敌,只因剑中有魂。——题记   五   我想死,却没死成。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将我抢了去,在楚君眼皮下抢了去。   是蛇妖,他把我带回了思远谷,放在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英气十足的女子面前,然后化为蛇身,盘在地上一动不敢动。那女子拨出了插在我心脏上的箭,又在我身上点了几下,我活了过来。   那女子说:“身为天剑宗弟子,却只有儿女情长,真是天剑宗的耻辱。”这个世上有资格教训我的人都死了,我问她:“你是谁?我做什么轮不到你教训。”她说:“我叫龙啸云。”   龙啸云。我没听过这个名字,但面前这女子却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感觉和看到天剑宗开派祖师的石像时一样。   我还没有说话,她又说:“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思远谷吗?”我说:“传说一个女子在这里遇到一个叫远的男人。”龙啸云说:“我就是那个女子。你能成妖是受到我灵气的影响,而你的师祖万古流是我的弟子。”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她是有资格教训我的,但平白无故冒出一个祖师爷,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这就有点儿可笑了。我问她:“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她说:“你身兼祝江河与你万古流的修为,这虽是巧合也是注定。你应该到过天剑山的顶峰,我所注视的方向是你该守护的地方。”那与我有何关系?我说:“谁来守护我的轩儿呢?”   龙啸云道:“你知道流萤为什么眼里只有清风吗?你知道楚君为什么对你避而不见吗?你知道轩儿为什么要让你活着吗?”   我一直认为我只是一个资质平平的妖,所以流萤看不上我,楚君不见我是因为我伤了她的心,而轩儿让我活着是因为她爱我。但现在龙啸云这么一问,我开始怀疑了。   龙啸云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她说:“流萤喜欢清风的上进,楚君不见你是希望你能活出个样子,而轩儿知道你不是寻常狐妖。”   轩儿跟我说过,她可以看透人的前世今生,也许她真的对我抱着很大的希望。我可以不在乎流萤和楚君的想法,但我不能让轩儿失望。我说:“你想要我怎么做?”   龙啸云说:“天下四分,逍遥派居西,天玄山在南,虚云山位东,天剑宗座北。如今天剑宗势弱,三大派势必为了北方而明争暗斗,这会使北方百姓陷入水火,若魔族趁隙而入将是人间之劫。我要你做的是重振天剑宗,平衡人间修真势力。”   我虽然修成妖也有二三十载,却一直纠缠于儿女情长,对天下之势根本不清楚,我以为天剑宗就是魔。   龙啸云知我疑惑,说道:“三百年前我师父与师叔们为了改变命运与各方势力斗争,妖族也为了能在天地间有立足之地,与他们一同对抗各方势力,最终虽然两败俱伤,却也得到了各方势力的认可。”我说:“如此说来天剑宗也是正派?”龙啸云说:“妖族有权力开门立派,当初他们不容我并非因为我是妖,而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威胁,如同他们不能容你一样。”   若为了轩儿,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会犹豫,但重振天剑宗我没有那个能力,我说:“我不过是只狐狸。”   龙啸云没有说话,而是随手捡起一根树枝舞了起来,正是龙吟剑法。霎时狂风起,转眼愁云生,龙吟之声似从风里来,又似云中来。她把树枝抛向空中,树枝一分二,二化四,千千万万的树枝汇成一条巨龙在空中盘旋。   师祖曾说过龙吟剑法大成后可化出龙,我肯定这比他说的大成更要厉害。   龙啸云停下来后,又说:“你知道我是什么吗?我是蛇。你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成为什么。”   我想成为什么?我只想成为一个普通人,和轩儿安渡一生。   龙啸云说:“倘若魔族入侵,没有一个人可以安渡一生。话已至此,考虑好了来思远谷找我。”   离开思远谷,我只有天剑宗可去,我回到了天剑宗。天剑宗的弟子们死的死散的散,唯有的几间草屋也被正派一把火烧了。如同几个月前我回到思远谷一样,熟悉的山谷再也看不到熟悉的身影,听不到熟悉的笑声。   我飞上山顶,祖师的石像依然完好,我看向祖师看的方向,山峦雄伟,江河奔腾。我似乎又听到祖师说:“凡闻龙吟之地,皆我山河。”我突然明白轩儿说的话“山脉是骨,江河是血,山脉永恒,江河不息。”祖师已经与这片大地融为一体,一个女子尚能如此,我堂堂男儿怎能甘心平庸?   再次回到思远谷,我跪龙啸云面前说:“我想成龙。”龙啸云欣慰地点点头说:“我教你龙吟剑法。”   同时学龙吟剑法的还有一个人,虚云山男院大弟子清风。   在正派围剿天剑宗时,清风被我打败。技不如人并非多丢人的事,但是流萤仙子跪地求饶让他感觉这是莫大的耻辱,回到虚云山他便将自己关了起来。   那天一个身着黑袍的老者出现在他的房间,那老者说:“一次挫败便萎靡不振,将来如何接任虚云山掌门,又如何统领天下群雄?”   一个人毫无声息的出现在清风的房间,纵是秦无崖都做不到这一点儿,这让清风十分震惊。他问道:“你是谁?怎敢擅闯虚云山?”老者笑道:“老夫张志远,虚云山还不值得老夫一闯。”清风知道张志远并非说大话,后退两步,问道:“你想做什么?”张志远道:“今日一战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天下将是魔教天下,而能打败大魔头思远的只有你。”清风道:“又何必取笑我。那魔头身兼祝江河与万古流的法力,我再修三百年都未必胜得过他的现在。”张志远笑道:“这正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在葬龙涧中有一把剑名‘龙吟剑’,若能寻得到那把剑,天下便无人是你对手。”清风道:“我从未听说过有那样一把剑。”张志远道:“龙吟剑本是天剑宗开派祖师龙啸云之物,因三百年前龙啸云走火入魔,杀死无数修真者。她清醒后感觉有愧于师父教诲,便以死谢罪,龙吟剑遗落在了葬龙涧。近日我觉察到龙吟剑觉醒,所以来找到你,希望你能利用龙吟剑主持正义。”清风欣喜道:“我即刻动身去寻龙吟剑。”张志远道:“不急。你且跟我来,我授你一套剑法,学会这套剑法方可控制龙吟剑并使其发挥最大威力。”   清风与张志远到了后山一处无人之地,张志远拔出宝剑舞了起来,剑气横扫方圆数十米内的树木,霎时间树叶凋零,石走沙飞。张志远将剑抛在空中,剑发出龙吟之声,接着一道惊雷劈下,大地开裂。清风虽听说过法力到一定程度可以招雷引电,今日亲眼得见方相信是真实存在。   也是这一声惊雷惊动了水月仙子,她到后山看到清风在练习龙吟剑法,吃惊不小,慌忙去说与秦无崖。   秦无崖听闻后沉思半晌,说道:“世间会龙吟剑法的唯有女魔头龙啸云与张志远,龙啸云已死,那必定是张志远了。”水月仙子道:“张志远已销声匿迹数十载,是什么原因能让他重现人间?”秦无崖道:“张志远野心勃勃且法力高强,不论什么原因,他的出现都会是修真界之劫。”水月仙子道:“那我们要不要阻止清风?”秦无崖道:“阻止不了。清风生性好胜,但凡有一丝一雪今日之耻的机会他也不会错过。”水月仙子道:“清风还年轻,定力不够,我只怕他终会迷失自己。”秦无崖叹道:“是福是祸都要面对的,幸好我们还有萤儿。”   水月仙子知道秦无崖的意思,回到女院将流萤叫到秘室,说道:“思远修为已远超我们可控范围,为了将来能对抗魔教,我和掌门商议了一番,决定将本门秘法传于你。你是千年一遇的奇才,只要刻苦修炼,不出一年半载便可踏上修真之巅。”流萤满腹疑惑,她入门近二十载,从没听说过还有秘法。水月仙子道:“数十年前龙啸云凭一己之力打败了整个修真界,我们方知修真界还有一扇门,有人把那扇门给关上了,于是各派都努力地去寻找那扇门,只有我们虚云派找到了。那扇门的后面是另一个世界,在我们的世界凡人如蝼蚁,在那个世界我们如蝼蚁。”流萤惊奇地问道:“凭一己之力打败整个修真界?从没听说过有如此奇人。”水月仙子道:“说来话长……”   六   张志远本是逍遥派大弟子,他在古书中看到关于二百多年前神魔之战的记载,他对里面描述的人物十分感觉兴趣,那些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挑海担山均若儿戏,他相信那些人真实存在,于是遍寻名川大山,希望能找到那些人的踪迹。   那日他走到一个山谷,看到一女子在练剑,剑法凌厉,剑气霸道,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感觉这女子就是他寻的人。   这女子正是龙啸云,待龙啸云练完剑,他上前施礼道:“晚辈张志远有礼了。”龙啸云笑道:“看你模样比我还要长几岁,你是谁的晚辈?”张志远也觉自己冒失,红着脸道:“姑娘剑法精湛,似有百年修为,误以为是修真前辈。”龙啸云道:“你倒是挺会说话,我不过才修习三年。”张志远暗暗吃惊,师父数十年修为尚施不出如此威力,而她仅仅三年,什么样的人能教出这样的弟子?便问道:“不知姑娘师父是何方神圣,可否引小子一见?”龙啸云笑道:“师父早已不闻凡间俗事,更不见尘世俗人,纵是我见一次都不容易。”张志远一脸失望,说道:“小子痴迷剑法,为得到高人指点近些年遍访天下,不知姑娘可愿指点一二?”   龙啸云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偏偏那张志远又生得风流倜傥,她心生好感,说道:“练剑非一日之功。”张志远道:“小子愿拜姑娘为师,侍奉姑娘左右。”龙啸云开心地大笑起来,说道:“今后你便是我的徒弟了。”   龙啸云未经世事单纯如纸,而张志远行走天下,见各样人遇各种事,早练就了油嘴滑舌的本领,每天都把龙啸云哄的开开心心。开始他们还师父徒弟的叫,慢慢地张志远开始叫龙啸云云儿,龙啸云叫张志远远郎,她也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学都教给了张志远。   就这样过了一年,突然有一天几个逍遥派的弟子寻到山谷中,对张志远说师父叫他回去接任掌门。这时张志远已经知道龙啸云是蛇妖,虽然妖与人可以结合,但做为掌门却不可娶妖为妻。张志远好言哄龙啸云,让她在此等一年半载,自己回去让师父将掌门传于师弟便回来。   张志远走后,龙啸云为山谷取名思远谷,并种下无数桃树,她希望张志远回来的时候,谷中开满桃花,这一等就是三年。龙啸云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到消遥派寻找张志远,却得知张志远已经成为掌门。她知道自己被骗,一怒之下开创天剑宗,并立誓十年内天剑宗势压逍遥派。   要开门立派要么依附大派,要么接受各门派挑战。龙啸云凭一把剑打败了包括天玄门虚云山等各派高手,因此名声大振。龙啸云收徒不收金不收银,不论是人是妖只要心诚,跪下来叫声师父就是天剑宗弟子,短短几年势力便压过逍遥派,这让三大派都有了危机感。   不知是谁放出龙啸云是蛇妖的消息,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修真者们无法接受妖的势力比他们大,虚云山与天玄门决定联合各门派围剿天剑宗,也许张志远感觉有愧于龙啸云,并没有参与。   数百修真者趁龙啸云闭关之时打上天剑宗,凡天剑宗弟子见人杀人见妖斩妖。龙啸云嗅到天剑山被血腥笼罩破关而出,当她看到弟子们像白菜西瓜一样被砍杀时,走火如魔,使出龙吟剑法。一条巨龙盘旋空中,龙吟之声响彻天际,龙尾过处山崩地裂,修真者们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便一个个灰飞烟灭。   龙啸云清醒后,知自己罪孽深重,有违师父教诲,于是挥剑自刎。后来万古流重整天剑宗,将龙啸云自刎的地方称为葬龙涧,并禁止任何人进入。   七   这日龙啸云突然让我去葬龙涧寻龙吟剑,她从没对我提过龙吟剑,而我也一直认为任何剑都能使出龙吟剑法之威。她说:“我不告诉你龙吟剑之事,是因为龙吟剑就是轩儿,我怕你会为此分心。”轩儿就是龙吟剑?难怪她只数日便超越魔尊的剑法。但是剑怎么会变成人?   龙啸云说:“当年我杀了那么多修真者,清醒后我感觉有违师父教诲,在一个山谷中自杀了。人们都以为我死了,就把那个山谷称为葬龙涧。其实我被师父救回,而龙吟剑则遗落在了葬龙涧,师父担心宝剑引起世间纷争,于是将剑的灵气释放,十七年前剑灵修出意识并投胎成轩儿,这也是轩儿莫名喜欢你的原因,她是我的剑,而你有我的灵气。如今轩儿肉身已灭,剑灵自然会与龙吟剑合二为一。”   葬龙涧山高水恶,据说自龙啸云自杀后樵夫们都不敢进来。我到葬龙涧时已经晚了,清风先我一步到了那里,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子,正是轩儿。   我激动地叫道:“轩儿!”轩儿四处看了看,说道:“你在叫我吗?不过我可不是轩儿,我叫小龙女。”清风拉着轩儿的手,对轩儿说:“那可能是个傻子,不用理会他。”轩儿很乖巧地点点头,说道:“我们玩我们的。”   轩儿为什么会不认识我?一定是清风对她做了什么。我对清风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你对得起流萤吗?”清风冷笑道:“她不是你的轩儿,是我的小龙女,还有别再提萤儿,你不配。”轩儿问道:“萤儿是谁?”清风道:“是我师妹,这个家伙垂涎师妹已久。前日里想对师妹行不轨之事被我打败,我一时心软放了他一马,没想到他又跑到这里生事。”   我真没想到清风扯起谎来脸不红耳不赤,而轩儿似乎对他毫不怀疑。我有些气急败坏了,挥掌向他打去。不久前他方被我打败,今日也不会是我对手。只见他慌乱的刺了几剑,忽然宝剑一转,我感觉一阵寒气扑面而来,紧接着龙吟之声似从四面八向传来,我抬头时千千万万把宝剑已停留在我面前,只要剑再往前一分,我就成了肉泥。   是轩儿阻拦了清风。   轩儿对我说:“我与你并无冤仇,不想害你性命。劝你就此离开葬龙涧。”   我知道没有宝剑在手,我不是清风的对手,只有先回思远谷。   见了龙啸云,我问她:“清风为什么会出现在葬龙涧?而且会龙吟剑法。”龙啸云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一切都是张志远所为。”   虚云山,目前实力最强的正派,若门中大弟子迷惑一个小姑娘的事传出去,一定会让虚云山颜面无存,所以他们一定会制止清风所作所为。   我去往虚云山,守门的弟子看到我都慌得乱叫,他们都认得我,一个被虚云山废了灵脉却又机缘巧合成了魔头并打败天下正派的人。他们怕报复,慌乱地跑去叫掌门。   水月仙子与流萤出来后,看到我也十分震惊。水月仙子将流萤护在身后,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问:“清风呢?”流萤仙子以为我来报复清风,仗剑跳出来说道:“你还想怎样?”我笑道:“当初我放过了你们,今日也不会为难你们。我只是想叫你们知道清风在葬龙涧干着被名门正派所不能容忍之事。”流萤仙子道:“你胡说,清风一直在后山练剑。”我说:“你去看看便知。”   水月仙子与流萤到了后山,果然没有清风的踪影。水月仙子道:“我们且到葬龙涧看个究竟。”   再次到了葬龙涧,清风依然在和轩儿嬉闹。流萤突然崩溃了,她指着清风道:“你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练剑吗?”水月仙子也道:“清风师侄,你必须要给萤儿一个交待。”轩儿问清风道:“那女子是谁?好好看。”清风道:“她就是我的师妹,我跟你说过的。旁边的是我师叔,鬼知道那小子在师叔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他就是不想让我们在一起。”轩儿指着我说:“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来葬龙涧的。”我指着流萤对轩儿说:“她是清风的未婚妻,你不要被清风骗了。”清风对轩儿说:“师叔和师妹一定是被这小子骗了,我过去解释一下。”   清风跑过来先给水月仙子施个礼,又对流萤说:“我就是以这种方式练剑的,她就是剑。天下第一剑,龙吟剑。你们不要被这魔头蛊惑了,是他也想得到这把剑,倘若这剑落入魔头之手,那将是修真界之厄。”水月仙子问道:“是张志远指引你来吗?”清风问:“师叔怎么知道?”水月仙子道:“是你被盅惑了,张志远不过是想借你之手挑起修真界争端,然后他好一统修真界。”清风笑道:“我虚云派做为名门正派,以修身养性益寿延年为修行目的,我怎么可能挑起修真界争端,我想要得到龙吟剑都是为了这个魔头。”流萤仙子道:“我不乎什么剑,也不在乎什么魔什么妖,我只要你回山。”清风道:“再过数日就好。”流萤仙子道:“你若不回我便杀了她。”清风也急了,说道:“你不要胡闹好不好,我心里只有你的。”   而这时轩儿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轩儿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要么杀了她,要么跟她走。”这似是选择,更像命令。清风对轩儿说:“借宝剑一用。”   轩儿胸前白光闪现,龙吟剑已漂浮在空中。   清风手持宝剑对流萤仙子说道:“现在离开,否则葬龙涧今后改名葬萤涧。”我知道龙吟剑的威力,对流萤说:“先走吧,他不值得。”   流萤没有动,清风动了。伴随着龙吟之声,千千万万把宝剑扑面而来,水月仙子把流萤护在了身后,她自己被万剑穿身。但清风并没有停下,宝剑又飞向流萤。我挡在了流萤面前,而轩儿挡在了我面前,大呵一声:“够了。”千万把宝剑应声落地化为一把宝剑,清风慌忙将剑捡了起来。   轩儿有些失落地对清风说:“你走,从今后别再踏入葬龙谷。”清风道:“我都在按你说的做。”轩儿道:“我真没想到你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她可是你的师叔。”清风冷笑道:“你在耍我?”轩儿道:“把剑还我。”清风大笑:“你以为我来这里为了什么?龙吟剑在我手中,我看你们能奈我何?”   流萤仙子似乎刚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她看着倒在地上的师父扑上去痛哭起来。水月仙子抬起手擦了擦流萤的泪水,艰难地说道:“你不要怪师父。”然后闭上了眼。轩儿也是悔恨万分,伸手就要去夺龙吟剑,但清风怎会让她得逞,抽身飞出十多米远,又使起龙吟剑法来,他要让我们全死在这里,那样他的丑事就不会被世人所知。   我拔出流萤仙子的宝剑也施展龙吟剑法,无数把剑幻成两条剑龙在空是缠斗起来。清风修为没我高,但他天赋极高,再加上有龙吟剑加持,我并不占上风。眼见将败下阵来,轩儿体内突然又飞出一把宝剑,那宝剑也化成一条剑龙,二对一终于清风打败,清风狼狈而逃。   轩儿体内的第一把剑是真正的龙吟剑,第二把剑是她用真气幻成的。因动用了太多的真力,收功后轩儿虚弱无力。我无法为她输入真气,因为没有了剑她就没有了身体,我必须带她去见龙啸云。流萤也要带水月仙子的尸体回虚云山,我说:“你若信我,就去天玄门求助,等你回去虚云山恐怕已在清风掌控之中。”   果不其然,清风回到虚云山跟掌门说流萤仙子杀了师父。女院的弟子自然不信,就要出去寻找师父与师姐,清风怕事情败露,对同门大开杀戒,莫无为也死在他剑下,至无一人敢反抗才住手。   自祝江河死后,轩儿的父亲接任了天玄门掌门,但他只痴迷于炼丹,门中之事实为楚君负责。流萤仙子到了天玄门,向楚君说明一切,楚君道:“师姐先不要着急,我定会为师姐讨回公道。”   次日楚君与流萤去往虚云山,在老远她们就感到虚云山笼罩着悲凉的气氛,流萤道:“恐怕掌门师伯已经遇害,我们不会是清风对手,去了也无用。”楚君道:“我不信他能在短短数月有如此功力。”流萤道:“当初我们也不信思远能在一夜之间有傲视修真界的实力。我听师父提到过一个叫张志远的人,恐怕他才是幕后主使,我们该保留实力应对张志远。”楚君道:“如果我们连清风都不敢面对,如何应对张志远?”   流萤知道楚君并不相信自己,若非亲眼所见,她也不会相信清风有杀掉师父本事。只有到虚云山让楚君看到一切,她才会相信。   二人刚到虚云山,就有数名弟子将他们围中,其中一人指着流萤骂道:“虚云山叛徒,你还敢回来,给我拿下。”就要动手时,清风过来制止了,呵道:“尚未明白事情真相,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几名弟子住手。清风对流萤说:“回来就好,他们都说师叔撞见了你与思远苟且之事,你杀害了师叔,这一定是有人诬陷,我会查明真相的。”流萤仙子有嘴说不出话,但他也知道不能激怒清风,强装欢笑道:“有劳师兄了。”   楚君听到思远二字,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思远还活着?”清风道:“当然活着了,思远早就来找过萤儿了。”清风又对几名弟子道:“楚君师妹来了,你们还不去准备招待,一个个愣着干嘛。”流萤道:“别麻烦了,我和师妹看看就走,你先去忙吧。”清风笑道:“你们姐妹难得见一次,就不打扰你们说悄悄话了。”   清风去后,流萤问楚君道:“你相信我吗?”楚君没有回答。流萤又说:“你没发现我们来的是女院吗?刚才的几个弟子都是男的。”楚君是不相信流萤,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她,而是来找流萤了,她说:“这又能说明什么?”流萤道:“我们可以去与思远对证。”楚君冷笑道:“一个魔头的话能信?”流萤道:“他爱过你。”楚君道:“他为你伤害过我。”   楚君走了。流萤不知所从。   八   天玄门被灭门了,就在楚君离开的这短短数个时辰内。在她的认知中,世间能做到的只有我。她在清风说的话的基础上又加了一些想像,流萤与我同流合污,为了称霸修真界,流萤引她离开天玄门,我带人灭了天玄门。   她又返回虚云山,流萤仙子已经离开,她将天玄门灭门一事说与清风,清风怒发冲冠,说道:“亏我如此相信萤儿,没想到她竟然与魔头联合,不灭魔教我誓不为人。”   清风帮着楚君处理完天玄门之事后,联合了一些小门派,准备再次讨伐天剑宗。但行至半途中,几个门派打起了退堂鼓。他们想数月前天玄门与虚云山包括各门派都是实力最盛之时尚未能打败魔头,现在天玄门已被灭门,各门派也在前次围剿魔头时有所损伤,凭什么讨伐魔头,这不是去送死吗?   清风知道不露出点本事,很难让人信服。于是站于高地,对着数百修真者说道:“修真者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若贪生怕死放任魔头横行世间,那与魔有何区别?今日谁若退出视为魔头同伙。”   人们知道清风做为虚云山大弟子修为自是出众,但要与这么多门派为敌,恐怕是自不量力。几个门派的掌门也不示弱,站出来说道:“两百多年来修真者与魔教井水不犯河水,前次围剿魔教不过是天玄门为一己之私,今日不过如此,我们凭什么为了你们利益牺牲自己?虚云山虽有实力,但我不信你能打败这么多掌门。”清风冷笑一声:“那便试试。”   楚君也知两次围剿魔教都是因天玄门而起,不该将天下门派都牵扯进来,站出来道:“围剿魔教确是我天玄门之事,大家若不愿参与可以离开。”清风却不同意,说道:“我看谁敢离开。”众掌门也怒了:“虚云山虽然一家独大,但也不要妄想统治修真界。”   清风也不再废话,直接用龙吟剑法,众掌门与楚君都被惊呆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威力的剑法。成千上万的剑如雨倾泻而下,躲无处躲,藏无处藏。   突然一把巨大的剑从天而降,巨剑插于地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清风无数的剑全部震为碎片,众掌门幸免一死。这可是无敌的龙吟剑,就这么被震碎了。这可是连魔头都阻挡不了的龙吟剑法,竟被人一招破了。清风正愣神之时,忽见一人影飞来,他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一把剑已刺穿身体。   是张志远。   逍遥派的掌门认出张志远,慌忙带弟子跪地道:“拜见师祖。”   清风已经让修真者们震惊,但张志远一招便破了清风的剑法,这差点让他们惊掉下巴。   张志远道:“如今修真界多灾多难,一切都由魔头思远而起。大家应当知道清风曾欲置思远于死地,但前次围剿魔教,思远为何放过清风?那是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魔头欲统治天下,但他恐世人不容,于是培养了清风做台前傀儡,他做幕后主使。为了消弱修真界实力,清风叫未婚妻流萤骗楚君离开天玄山,暗中却命人将天玄门灭门。若在片刻之前你们或许不会相信,但方才大家都看到了清风的本事,若非我出其不意,恐怕也非他对手。”有掌门问道:“那么我们还要不要围剿魔教?”张志远道:“魔教能灭掉天玄门就能灭掉各位,作为修真者,我们绝不能容忍魔头横行世间。你们有谁惧那魔头,现在退出不晚。”   众掌门看到张志远的本事,又恐若退出他会像清风一般,横竖一死不若成就大义,纷纷表态:“修真者当于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若为剿灭魔教,何惧一死。”   楚君有些迷糊了,先是流萤说清风杀害师叔,又是清风说流萤与我做不耻之事,现在又出了一个张志远说清风就是我的傀儡。她感觉这一切就像一场闹剧,没头没脑。   楚君赶在张志远前面来找我了,她心里是认定在我这里得不到真相的,但这一切都与我有关,她不得不来。   轩儿在,流萤也在。   龙啸云救了轩儿。   轩儿看到楚君,兴奋地跑过来抱住她,说道:“师姐怎么来了,太开心了。”   楚君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甚至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了。两个死去的人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我也愣住了,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轩儿说道:“你是思夜想的楚君师姐来,你就那么干愣着?”   我只能干愣着。数月前一个女子为了救我死去,一个女子为了救未婚夫跪我前面求饶,一个女子为了大义将箭射入我的身体。不论我表现出冷淡还是热情,都无法避免尴尬。   我知道大家其实都尴尬。还好这时龙啸云出来了,看到楚君,笑道:“你就是楚君?世间三个最有修行天份的女子都在这里了,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呢?”楚君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龙啸云笑道:“如果我是男子,能与你们三个其一相伴一生,要天下有何用?思远应该也是这么想的。”这句话虽然让我更为尴尬,但也告诉了楚君我没有争天下的野心,灭天玄门的事不是我干的。   楚君问龙啸云:“你又是谁?”龙啸云道:“龙啸云。”   楚君惊得长大了嘴:“你就是龙啸云?百年前的传奇?”   万古流那么崇拜龙啸云,而楚君对万古流也不反感,所以他相信了龙啸云。而流萤此时想的还是清风,她问楚君:“清风呢?”楚君说:“他死了。”流萤似乎已料到,苦笑道:“他罪有应得。”虽如此说,但还是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悲伤。   我知道清风的厉害,再加上他有龙吟剑,怎么会那么容易死?我问:“谁能杀死他?”楚君道:“一个叫张志远的人,只一招就破了他的剑法。”龙啸云道:“只能是他了。”楚君道:“灭我天玄门也是他吗?”龙啸云道:“清风没有那个能力。”轩儿听到天玄门被灭门,泪瞬间便流了出来,问楚君道:“师姐说的是真的?父亲呢?”楚君没有说话。轩儿恨得咬牙切齿地说:“张志远,我与你不共戴天。”楚君说:“他马上就打来了。”   九   张志远已经打来了。数百修真者修为高的腾云,修为低的御剑,将我们几人围在中间。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因为他们怕我。   张志远落在地上,用剑指着我说:“你就是思远?”他可能找不到别的开场白了,这是明知故问。还没等我说话,轩儿先说了:“你就是张志远?天玄门与你有何怨仇?”张志远却不理会她,只对我说:“可惜了,你可知道是谁成就了你今日?是我,是我将祝江河与万古流的修为给了你。我本以为你会挑起天下纷争,没想到你却只有儿女情长,可惜了。”轩儿似乎明白了一切,胸前幻化出一把宝剑,怒吼道:“还我爷爷命来。”挥剑向张志远刺去。   轩儿动,我也动了。我们都极度愤怒,张志远却很轻松的挡住了我和轩儿。其他修真者们也打了过来,楚君和流萤各自持剑迎上。龙啸云却退后一步,保护住了蛇妖。   楚君与流萤虽然修为出众,奈何对方掌门级别的就有数十人,没多会儿两个都受了伤。龙啸云见状随手捡起一树枝施展起了龙吟剑法,千万树枝射向修真者并停在他们面前。又是这一招,半个时辰前他们刚见识过,虽然现在是树枝,但威力并不比剑差,没有人敢再动。   张志远看得真切,背上宝剑出鞘,在空中越变越大。宝剑落地,但树枝并没有粉碎。他破了清风的剑却破不了龙啸云的树枝。   张志远随意挡了我和轩儿几下,抽身退出,指着龙啸云道:“你是谁?”声音已没有刚才的平静,他已猜出这是龙啸云了。接着张志远突然大笑起来,说道:“我不信你敢杀了他们。”   龙啸云放过了那些掌门,对着所有人说:“我是龙啸云。”然后背过身去,再不看任何人一眼。   龙啸云无人不知,她若想要他们的命只在弹指间,修真者们也许是怕了,都撤了回去。   张志远大笑道:“凭他们两个根本不是我对手。而你没有龙吟剑,也只能吓唬一下小辈。”   不知道龙啸云是太过相信我和轩儿,还是被张志远说中了,她头也没有回一下。张志远大怒,喝一声:“起!”插在地上的巨剑飞了起来。张志远再喝一声:“怒龙吼!”剑在空中盘旋起来,发出虎啸之声,除了张志远的剑,所有人手中的剑都被震碎。   张志远大笑道:“看你们能奈我何。”他扔下我和轩儿向龙啸云飞去,龙啸云依然没有回头。   轩儿对我说:“龙吟剑法。”说罢化成龙吟剑。   我用尽全身功力施出龙吟剑法,剑还是剑,没有化成千万把,也没有化成巨龙,只是直直的飞向张志远。张志远感觉到后,转身用剑挡了一下,但他的剑却断为两截,而龙吟剑并没有停下,刺穿了张志远的身体。   龙吟剑又飞回我手中。张志远看着我说:“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会化成巨龙,最不济也该是千万把剑刺向张志远,当然我想的和张志远问的并不是一个问题。   张志远捂着伤口坐在了地上,以他的修为这一剑还不至于要命。流萤见状以掌为剑向张志远劈下,她要替师父与清风报仇,但被龙啸云挡了下来。   龙啸云说:“张志远野心勃勃,纵是死了也会阴魂不散,我带他去见师叔,师叔自有办法惩治他。”又对张志远说:“百年前你就想见我师父,今日如你所愿。”   我不在乎怎么处置张志远,看着手中的剑问龙啸云:“轩儿呢”龙啸云道:“也许做剑比做人更开心。”我不明白她的话,龙啸云从我手中拿过剑说:“轩儿最懂你心思,她会跟我走,有缘你们自会再见。”   龙啸云走后,我看看楚君与流萤,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楚君说:“天玄门对我有恩,我要重振天玄门。”   流萤也说:“我要弥补清风犯下的错。”   都走了,思远谷只剩下我和蛇妖。蛇妖对我说:“现在去追楚君还来得及。”   突然我明白了轩儿的心思,她知道我放不下楚君,把选择权给了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博酷网 ( 冀ICP备2021017622号-1 )

GMT+8, 2021 10.19 06:54 , Processed in 0.07660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